2018-6-13 8:01:00

  长航油运和创智科技近日分别向上交所和深交所递交了重新上市申请。有评论说,这是延续不死鸟的神话。而笔者认为,重新上市是一件值得欢迎的事,这与赖在市场上的不死鸟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如果这两家或其中的一家公司能成功重新上市,将会给沪深股市带来积极的影响。

  长航油运2010年至2012年连续三年亏损被暂停上市,2013年继续亏损且净资产为-20.97亿元,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对其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4年4月上交所作出终止其上市的决定。长航油运退市后,经历了破产重整,剥离了最大的亏损源VLCC船舶,减少了24亿元债务,以债转股方式清偿了62亿元债款。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连续盈利,分别达到6.28亿元、5.60亿元、4.11亿元。截至今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为73.93亿元,净资产为35.10亿元。

  创智科技2004年至2006年连续亏损,2007年被暂停上市,从此开始了艰难曲折的重整历程。2012年收购国地置业的方案被中小股东否决之后,公司重组无望,2013年被终止上市。2014年创智科技再推出一揽子重组方案,收购了天珑移动100%股权,将主营业务从软件业变为手机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公司控制人也发生了变更。2014年和2015年公司实现净利润4.5亿元和4.2亿元,随后于2016年6月30日提出重新上市申请,被深交所受理,同年8月30日公司又申请中止审核。这次申请是2016年申请的继续。

  如果这两家公司果真具备了重新上市条件,我们乐见其成。从市场建设的角度看,退市公司重新上市的制度设计,对沪深股市的健全发展大有益处。

  首先,有利于市场正确地看待退市公司。现在一提退市公司,市场就认定那是劣质公司。市场上有这样的认识也不奇怪,因为迄今退市公司大多是经营每况愈下、连年亏损,或者是欺诈上市、严重违法违规被强迫退市。但是,连年亏损并不意味着公司管理层违规违法,也不意味着管理层不尽职尽责,而有可能是缘于行业兴衰的周期性,国内外经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管理层对形势判断有误,应对措施失当造成的。这里有的是不可抗力因素,有的是犯了错误。一旦总结经验、纠正错误,调整经营方针,或资产重整,加之行业周期好转,公司就又站起来了。长航油运便是如此。公司重整之后,主营业务未变,控制权未变,班子也大体未变,但盈利了。让这样的公司重新上市,有何不可呢?


……
2017-12-13 8:32:00

  今年2月下旬,证监会向ST慧球发出多份《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顾国平因在担任慧球科技董事长期间严重违法违规被认定为证券市场禁入者,自宣布决定之日起,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但近日媒体曝出顾国平所控制的公司购买了上市公司股票。顾的行为违反不违反对他的处罚决定?

  据绿庭投资公告,“上海炳通”通过上交所集中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总数达到355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在这次增持中,“上海康斐”为一致行动人。“上海炳通”举牌资金来源于两个部分:一是通过融资融券账户融资1.5亿元;二是向“上海康斐”借款3亿元。“上海炳通”和“上海康斐”一致表示,未来12个月内将投入不少于1000万元用于进一步增持绿庭投资股份。

  据查,“上海康斐”是“四川斐讯”的全资子公司,而顾国平现任“四川斐讯”董事。再往上追溯,“四川斐讯”有两个股东,其中之一是“斐讯投资”,这正是由顾国平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全资子公司。被证监会处罚的ST慧球的众多前任董监高,也闪现在与上海炳通、上海康斐相关联的股东和高管群体中。上述链条清楚地表明,顾国平是“上海炳通”和“上海康斐”举牌绿庭投资的实际出资人或者是之一,因此,他对这次举牌有着重大影响和决定作用。

  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证券市场禁入,是指在一定期限直至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的制度”。顾国平行为不涉及后者,那么是不是涉及“证券业务”呢?现行法律和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市场禁入规定》没有作出解释。不过,我们可从该禁入规定适用人员上来深入分析,凡是禁入规定列示的适用人员,都应是从事“证券业务”人员或证监会认定的其他人员。列示的适用人员有七类,第一类是信息披露义务人,除发行人和上市公司董监高外,还有“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上海炳通”和“上海康斐”是一致行动人,且持有绿庭投资的股票达到5%,进入大股东行列,显然已是“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而顾国平就是“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董监高。这也就是说,顾国平违反了对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规定。这七类人中最后一类是兜底性条款,证监会认定的有关责任人员。所以,顾国平即使不涉及“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等六类人员,也可以认定其违反了处罚决定。

  《证券市场禁入规定》没有明确“证券业务”的范围,但该规定之前的《证券市场禁入暂行规定》有明确的解释:“从事证券业务是指为证券发行人和投资者进行证券发行、交易及相关活动提供中介服务或者专业服务的行为。”这个解释没有包括信息披露义务人等,而信息披露严重违法当然也应实行证券市场禁入,所以,现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是对原规定的完善。

  此例提醒我们,何谓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也有再明确的必要。按现在市场上的一般理解,除董事监事外,公司总经理和副总经理都属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那么,财务部门负责人(包括副职)算不算?财务总监算不算?公司董秘如不是公司董事兼任的算不算?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算不算?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算不算在从事证券业务?如果上述人员均算高级管理人员,那就都应在证券市场禁入适用范围之列,当然,这需要进一步明确。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